巴黎圣母院未来何去何从 这三种选择你站哪一个?

东方网记者包永婷4月29日报道:十多天前,巴黎圣母院的一场大火震惊了世界。未来巴黎圣母院何去何从?日前在行知读书会上,上海大学上海美术学院教授王海松从建筑学的角度出发,抛出了三种选择:一是不修,保留残缺;二是照原样复原;三是允许适度创新地修修复。

究竟应该选哪种,引发了现场观众的热烈讨论。王海松说:“芝加哥整个大城被火烧,最后成就了高层建筑的芝加哥学派。很多建筑都会面临毁灭、重建,对建筑师、文化学者和整个社会都是一个考验。”

据今有800多年的历史的巴黎圣母院,是学建筑的人必去的地方。王海松介绍,从侧面看巴黎圣母院和正面是不一样的,正面是庄重、对称的,不像传统哥特式那么“轻飘飘”,比较厚重,侧面非常灵动。而从建筑的内部来看,无论是尺度、比例、疏密关系等方面,还是室内的雕塑,都有构图在其中。

巴黎圣母院的建造过程分为三个阶段:第一阶段从1163年奠基到1345年前期完工;第二阶段是18世纪,巴黎圣母院有一段时间遭到破坏。第三阶段是19世纪巴黎圣母院面临重修。现在大家看到的巴黎圣母院,其主要的形态和细节都在19世纪重修期间完成的。

法国大革命期间,巴黎圣母院遭到了毁坏。当时因为追求“平民化”,巴黎圣母院做了仓库,也有文献表示,有人在里面养过猪,所有的玻璃都变成了白玻璃。随着雨果小说《巴黎圣母院》的发表,法国民众对巴黎圣母院倾注了极大的关注,当时的政府、政要重新组织招标,最后有两位著名的法国建筑师中标,主持巴黎圣母院的复建。这两位建筑师以研究的态度,创造性地修复了巴黎圣母院。其中,主塔的高度提升落13米,达到了90米。

令人想不到的是,巴黎圣母院看上去是石头的构建,但里面主体结构是木头的。此次大火,90多米高的尖塔被彻底烧掉了。不过,从专业角度而言,王海松觉得巴黎圣母院的85%没有事。法国现任总统马克龙表示,巴黎圣母院肯定要重修,因为它是我们的文学,是我们的艺术,因为他是法国人全部想象力的代表。王海松十分赞同这一表述,他认识到巴黎圣母院的重要性在于它是文化和精神的财产。

王海松认为,未来巴黎圣母院的选择只有三种:一是不修,保留残缺;二是照原样复原;三是允许适度创新地修复。在读书会现场,他做了一个调查,一半的观众支持第三种方案,剩下的一半的人中间大多支持第二种,极少数选择第一种。这与他在学生中做的调查结果相似。

之所以选择第三种方案,王海松表示,很多同学给出的理由非常直接,建筑也是在使用的过程中“生长”的。一个人有青年、壮年时期,建筑也是一样。而选择维持原貌的同学则认为,被烧之后换了新模样的建筑就不是心中原来的样子。也有人提议,修复时外貌修旧如旧外,里面可以提高防火性能,用一些钢结构和新型材料也未尝不可。

现在古建筑修复面临此类难题,只要花钱和时间,技术能够实现古建筑原样修复,是否要这样做?“谁把故事讲得好、讲得合情合理,就最有可能。”在王海松看来,巴黎圣母院选择允许适度创新地修复比较合理。作为世界文化的瑰宝、法国文明的骄傲,巴黎圣母院的现象已经根植于民众脑海之中,必须被延续;其次,现代科技的发展,让建筑师、艺术家们有更多的可能性去实现他们的想法,古老圣母院的修复不应该排斥合理技术的使用。“当然,巴黎圣母院的结果,很少的部分掌握在专家手中,大部分是掌握在民众的手中,大部分是掌握在脑子清醒的民众手中。”王海松说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